艹,绕了个巨大的坑,想核对内核中kABI struct reserve 对 cacheline 的影响,研究了yacc,gcc plugin,LLVM pass,想不出好的实现。
最后发现用 pahole + 新增几个宏,直接就完事了...
不过正好扩充新知识了,有了些有意思的新想法。

茶壶里煮饺子是件很痛苦的事...

mmcx插头有点松,淘宝上搜了下有没有加强的塑胶套一类的东西,果然有。

但四个小塑胶套卖40元是不是也太离谱了...

有没有什么工具可以同步Twitter,mastodon,weibo账号的🤔,比如以mastodon为主,自动转发到Twitter和weibo?

原来跑步的时候感觉到血腥味的原因是,肺在激烈运动时真的会轻微出血...

Ah shit, here we go again.

所以这种网上的免费心理测评到底准不准...

耳蜗里有硬件傅里叶变换机制,但脑神经会根据先验知识对耳蜗进行接收模式调节,改变这一变换过程。人类听力是简单的傅立叶变换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所以说开脑放是有科学依据的🤔

我们有Programming Language,有Hardware Design Language,有没有Biological Design Language?

如果前者是基于数字,逻辑,时序,BDL是不是需要大量模拟概念,实现生物系统的高效和巨大容错性?

蘸蘸栈 boosted

要是有尾巴就好了
每天就可以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耷拉下来耷拉下来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炸毛耷拉下来耷拉下来耷拉下来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夹住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

艹,执行了一下rsync -avz ./project/ remote:~/,然后登陆不上去了。第二次犯这种弱智错误了...

坑:Fedora 35上Firewalld好像更改了zone行为,会挡住所有的calico traffic,应该需要把相关interface放到一个zone然后定义相关规则。

低情商:工程灾难
高情商:高深莫测

我在思考很多问题,太多问题,脑袋要爆炸了。

对用户态来说,最理想的OS就是没有OS,OS无力应对严重客制化的需求,衍生了现在各种bypass,以及用户态另起炉灶自己管内存自己管进程。

但另一方面,OS的一些魔法(内存复用,混合调度),在不干扰用户态的情境下,完成了单靠用户态之间无法协调完成的事情🤔

Show older
Mastodon

ryncsn的小服务器